当前位置:首页 > 深圳美容前十排行榜 > 正文

证券虚假陈述如何扣除系统性风险?

简介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企业法律顾问、房产纠纷、刑事辩护、知识产权、合同纠纷、工伤赔偿、交通事故、...

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企业法律顾问、房产纠纷、刑事辩护、知识产权、合同纠纷、工伤赔偿、交通事故、抵押担保
原告XXX主张:1 .责令XXX科技公司赔偿XXX损失50,466.9元;2.责令XXX对XXX科技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事实和理由如下:XXX科技公司是发行a股的上市公司,方XXX是二级市场的普通投资者。2015年6月4日,XXX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中国证监会对XXX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立案调查;2015年8月31日和2016年1月18日,XXX科技公司发布公告,承认其编造了2014年财务数据。XXX学院是XXX科技公司2014年度财务报告的审计师,对该财务报告出具了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方XXX认为XXX科技公司的行为已经构成虚假陈述,虚假陈述的实施日期为2015年4月3日,披露日期为2015年6月5日。作为专业审计机构,XXX应勤勉尽责,确保XXX出具的文件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但是,由于XXX不勤勉尽责,给XXX造成了损失。
法院认定事实如下:XXX科技有限公司于2009年11月30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股票代码是300XXX,股票缩写是XXX技术。其主要业务是开发、生产和销售数字电视系统前端和后端的软硬件,其行业是信息技术-通信设备-通信终端设备。
2015年4月3日,XXX科技公司发布了2014年度报告。2015年6月4日晚,XXX科技公司宣布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由于XXX科技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XXX科技公司进行调查。
2018年3月1日,中国证监会发布(20)10号《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XXX科技公司、周XXX、张XXX等17名责任人员)》,认定XXX科技公司2013年度遭受重大损失。为了扭转公司的亏损,时任董事长周XXX在2014年初将公司的利润目标定为3000万英镑。当时XXX科技公司财务总监向周XXX汇报了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实际利润数据和季度利润数据,最后周XXX确定了本季度披露的利润数据。XXX科技公司的会计设置了006科目集和003科目集。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是基于实际业务的。006账套会计数据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记录在006账套中。XXX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伪造银行文件、伪造收发物资和产品记录、隐瞒费用等手段牟取暴利。2014年,年报将利润总额夸大了80495532.40元,实现了扭亏为盈。XXX科技公司披露的2014年度报告中的虚假记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63条“发行人和上市公司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的规定,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193条。“发行人、上市公司或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规定披露信息,或对XXX科技公司、周XXX等人进行行政处罚。
另外,据了解,在XXX科技公司于2015年6月4日晚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后,XXX科技的股价在6月5日、8日和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6日和7日为法定节假日,休市)。自2015年6月10日起,XXX科技已暂停交易,并于2016年3月30日恢复交易。截至2016年4月8日,XXX科技的股票周转率达到100%。在此期间,XXX科技股在每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为28.90元。
还发现XXX科技的股价在2015年6月4日收盘时为47.36元,2016年4月8日收盘时为23.90元,累计下跌49.54%。创业板指数于2015年6月4日收于3943.47点,于2016年4月8日收于2229.93点,累计下跌43.45%。
还发现方XXX于2015年4月8日购买XXX科技1700股,并于2015年6月10日分红510股。2016年4月7日,方某某以18.62元的成交价格出售了上述某某科技股份。
法院认定上述事实,XXX的身份信息、证券账户信息、证券持有变更信息、股票交易明细表、XXX科技公司2014年度报告、XXX科技公司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20)第10号、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20)第78号、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延期通知、 经XXX证明,XXX和XXX科技质证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并经法院核实XXX科技股票交易日收盘价、创业板指数走势、庭审笔录等证据。
法院认为,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在证券发行或交易过程中做出的与事实不符的虚假记载和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和不当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处罚决定认定XXX科技公司2014年度报告存在虚假陈述,并对XXX科技公司及相关责任人XXX进行了处罚。因此,法院认定XXX科技公司2014年度报告存在虚假陈述,其虚假陈述于2015年4月3日实施,基准日为2016年4月8日。
首先,虚假陈述的披露日期是2015年6月4日还是6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虚假陈述的披露日期是指虚假陈述在全国范围内传播或者播出的报纸、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法院认为,在传统纸媒时代,上市公司通过报纸公布相关信息。本案中,XXX科技公司在指定报纸上宣布,已于2015年6月5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通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人们对信息的时效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网络媒体在股市收盘后的第二天发布公告已经成为常态。XXX科技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的公告时间为2015年6月4日股市收盘后,不影响当日交易。真正影响投资者投资决策和股票交易价格的是下一个交易日,即2015年6月5日。因此,方某某关于虚假陈述披露日期为2015年6月5日的主张更为合理,被法院采纳。
二.是否有任何损失以及损失的大小。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投资者在基准日或者基准日之前卖出证券,其投资余额将用于买入证券。平均价格与实际售出证券的平均价格之差乘以投资者持有的证券数量。”方XXX自虚假陈述实施日起至披露日止购买XXX科技1700股,并于2015年6月10日分红510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五条,“在计算投资余额损失时,应当恢复证券的价格和数量。”根据规定,按照XXX先出的原则处理后,平均购买价格为41.25元。XXX在基准日之前卖出上述XXX只科技股,平均交易价格为18.62元,投资余额损失为50012.3元[(41.25元-18.62元)×2210],交易佣金损失为15元,资本利息损失为177.72元。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调整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征收方式的通知》,目前股票交易印花税仅向转让方征收,原告XXX的投资差额中不存在股票交易印花税损失。甲方总投资损失为50,205.02元(50,012.3元+15元+177.72元)。
三.方某某的损失与某某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因果力的大小。法院认为XXX科技公司涉及虚假陈述的案件意义重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规定:“投资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一)投资者投资与虚假陈述直接相关的证券;(二)投资者在虚假陈述实施日及其后、披露日或更正日之前购买证券;(3)投资者因在虚假陈述的披露日期或更正日期当日或之后出售证券或持续持有证券而蒙受损失。”XXX方在虚假陈述实施日之后的披露日之前买入XXX科技股,并在虚假陈述披露日之后的基准日之前卖出所有XXX科技股。因此,可以推定某某科技股份买卖中的损失与某某科技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被告证明原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不存在因果关系:...(四)损失或者部分损失是由证券市场系统性风险等其他因素造成的。”据此,XXX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XXX研究所认为,方XXX的损失是系统性风险造成的,与XXX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虚假陈述没有因果关系,并提交了XXX科技股、上证综指和创业板指数的日k线图对比、机顶盒和电子竞技行业上市公司跌幅对比、2015-2016年人民币兑美元走势图及相关新闻报道等证据。法院认为,首先,XXX科技公司的虚假陈述于2015年6月5日被披露,XXX科技的股价连续三次下跌27%,之后XXX科技的股票被停牌。在这三个交易日中,创业板指数仅下跌了6%,表明XXX科技的股价受到了虚假陈述的显著影响。其次,众所周知,中国股市在2015年和2016年初经历了剧烈波动,尤其是在2016年初。虽然XXX科技股在此期间停牌,但复牌后弥补下跌是股市的普遍现象,XXX科技股的股价走势与创业板指数同向。因此,XXX科技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XXX科技的股价下跌受到系统性风险的影响,对方关于不应考虑系统性风险的主张被法院驳回。最后,从披露日到基准日期间,XXX科技的股价下跌了49.54%,而创业板指数下跌了43.45%,XXX科技的股价跌幅明显大于创业板指数。从XXX科技的股价走势和创业板指数可以看出,XXX科技的股价下跌既受到XXX科技公司虚假陈述行为的影响,也受到系统性风险的影响,属于多因同果。【/br/】为扣除系统性风险,XXX科技公司提出以通州电子、南京熊猫、卓一科技、创维数码、四川长虹、四川九州、申康佳、海信电气、赵迟、新世界、东方明珠、大唐电信、友九游戏等13只股票为参照。法院认为XXX科技有限公司属于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机顶盒的生产,XXX科技有限公司选择的股票没有在创业板上市,与XXX科技有限公司不具有可比性,因此法院仅使用创业板指数作为比较的参考依据。扣除系统风险有直接比例法和相对比例法。直接比例法直接推导出参考指数的下跌幅度,相对比例法将参考指数的上涨幅度和下跌幅度与个股的上涨幅度和下跌幅度进行比较,得到相应的比例。如果参考指数下跌10%,个股下跌20%,系统风险的影响是50%。与直接比例法相比,相对比例法更科学合理。因此,本案系统性风险的扣除采用相对比例法,调查期确定为虚假陈述披露日至基准日之间。XXX科技的股价于2015年6月4日收于47.36元,于2016年4月8日收于23.90元,累计下跌49.54%。创业板指数于2015年6月4日收于3943.47点,于2016年4月8日收于2229.93点,累计下跌43.45%。根据相对比例法,应扣除的系统风险为87.71%(43.45%×49.54%×100%),XXX科技公司虚假陈述导致的投资损失比例为12.29%。XXX科技公司应赔偿原告XXX因虚假陈述造成的投资损失。
四.本案是否应当中止审理,增加XXX科技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作为诉讼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本案必须以另一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如果另一案件尚未审结,应当中止诉讼。本案中,XXX学院对《行政处罚决定书》提起行政诉讼,但《行政处罚决定书》在通过法定程序被撤销之前仍然合法有效。因此,本案不符合必须中止审理的情况,法院不会支持XXX的中止审理申请。关于XXX科技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应当作为一方当事人参加诉讼,法院认为,尽管XXX科技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与XXX科技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因上述行为构成共同侵权,但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各侵权人因不同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相同,债权人可以要求一个或多个侵权人赔偿损失。你也可以要求所有侵权人共同赔偿他们的损失,XXX方依据自己的判断起诉XXX公司和XXX公司赔偿损失,这是对其自身诉讼权利的一种惩罚。因此,XXX方可以选择向共同侵权的任何一方索赔因其虚假陈述造成的全部损失,XXX技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不是共同诉讼的参与者。综上所述,方某某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法院部分支持。XXX科技有限公司和XXX关于XXX方的损失完全是由系统风险造成的,不应与XXX科技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答复,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受理。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四)项、第二十一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br
二。被告XXX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被告XXX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述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三.驳回原告XXX的其他索赔。

以上内容由任高阳律师团队提供。如果您的情况紧急,请致电任高阳的律师团队咨询。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